首页 > 电脑 >

两针30万!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两针30万!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明明早有前车之鉴,一些女性官员还是抱有侥幸心理,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作者:江生

|编辑:阿晔

|编审:劳灵格 苏苏

 

今年9月3日,福建省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章丽婕被“双开”。据最高检网站10月27日消息,检察机关依法对章丽婕提起公诉。

 

根据此前通报,章丽婕身为政法机关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破坏原则底线,漠视党纪国法,投机钻营,通过无息借款、高息放贷大肆敛财,以权压人,肆意插手干预人事安排和案件处理,对抗组织审查。

 

同时,通报里还有一条罪状也备受关注:章丽婕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美容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年落马的女贪官中,涉嫌“美容腐败”的不在少数,章丽婕只是冰山一角。

两针30万!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被“美容腐败”撂倒

 

公开履历显示,章丽婕1963年11月出生,曾任职福建省委组织部,2013年由福建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调任福建省公安厅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

 

2019年8月,章丽婕出任福建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4个月后同时任一级巡视员。今年4月,她卸任福建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同月被查。

 

根据纪委通报,章丽婕“五毒俱全”——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

 

其中,有两个细节备受关注。一是章丽婕涉嫌两罪,除了受贿罪,还有高利转贷罪,泉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她“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二是章丽婕涉嫌“美容腐败”。

两针30万!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所谓“美容腐败”,就是指因美容而发生的贪污、受贿案件,比如高档美容等奢靡消费安排。章丽婕具体是如何借美容腐败的,目前通报里尚未披露。不过,以往有过类似案例。

 

许爱莲曾任满洲里市长,生活奢靡,爱好美容。一位长期通过她承揽绿化工程及结算工程款的某企业主,在向她行贿共计200余万元的同时,还投其所好,专门为她安排了间充质干细胞注射。

 

那是一种多能干细胞,具有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能力,美容领域称其可以促进新陈代谢,促进器官组织细胞新生、延缓器官衰老,通俗来说就是可以“抗衰老”,注射价格不菲。行贿企业主为许爱莲支付了两次间充质干细胞注射的费用,共计30万元。

 

2018年5月,许爱莲赴上海注射了第一针间充质干细胞。10月,她得知纪委监委正在对其进行调查,慌乱紧张,赶紧联系行贿人退钱,还把自己的名字从自愿输液的单子上涂掉了。不过天网恢恢,许爱莲最终没逃过法律的制裁。

两针30万!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许爱莲。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第三十四条提到:“接受、提供可能影响公正行使公权力的宴请、旅游、健身、娱乐等活动安排情节较重的予以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情节严重的予以降级或者撤职。”

 

事实上,“美容腐败”早在10年前就曾走入公众视野。不少人或许至今仍记得曾轰动一时的那个新闻——北京市检察机关首次查办发生在美容会所里的系列贪污、受贿案件。

 

那一次,13人被“美容腐败”撂倒,犯罪嫌疑人多为局、处级干部,涉案人员之多、波及行业范围之广,均为历史之罕见。

两针30万!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10年前就曾走入公众视野

 

2011年3月,北京市检察机关接到上级转来的一封匿名举报信。信中反映了时任北京市卫生局机关工会主席的白宏长期在美容会所高档消费,行为可疑。

 

这封短短的匿名举报信引起了检察机关的高度重视。检察机关人员初查发现,白宏分管的工会单独设有财务和银行账户,常有大量的支票、现金的支出,而返回平账的发票内容多为“会议费”“培训费”“办公用品”“礼品”等,却没有一张发票直接与“美容会所”有关联。

 

经深入调查后发现,开具“会议费”“培训费”“办公用品”等发票的是某酒店、某商贸公司、某销售公司等。而这些公司竟然都有一个共同的上级管理公司,也就是北京某女子会所管理公司。

 

据调查,这是一家只为女性提供专业美容和保健服务的高档会所,在北京市中关村、亮马河、万柳等黄金地段有多家分店连锁经营,对外统一冠名为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乐部。

 

检察机关人员开始搜集白宏涉嫌犯罪的线索和证据,而白宏的犯罪记录也浮出水面。据统计,从2006年7月至2011年3月间,白宏利用担任北京市卫生局机关工会主席的职务便利,多次从自己主管的市属卫生系统工会会费账户中领取现金支票或现金,将自己负责管理的工会会费共计人民币399万余元转入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乐部等多家公司,支付其个人的美容、保健消费。

 

其间,她从一周一次到一周三次,越来越频繁地出入美容会所,有时候出差回来,家都不回先去美容。在那家2000多平方米的会所里,她体验了美容、美体、健身等上百项特色服务。

两针30万!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花400万美容的北京市卫生局原工会主席白宏。

 

在查办白宏案的同时,检察机关起获了那家女子世界健身俱乐部内部的秘密客户资料和相关账目,更多涉嫌美容的职务犯罪线索开始浮出水面。

 

此后一年多时间里,北京市查办在美容会所里的系列贪污、受贿案件后共立案13起,其中12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均为女性,另一起是北京城建集团原副总刘某(男)为情人出资,让情人进行高档美容的共同贪污案。

 

据检察机关不完全统计,13起案件中的女性犯罪嫌疑人的“美容瘾”都极大,每个人在美容会所的消费记录均高达数百次。

两针30万!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隐蔽性让人产生侥幸心理

 

提到“美容腐败”,还不得不提刘光明。

 

落马前,刘光明是辽宁省鞍山国税局局长。在公开报道中,刘光明虽年过半百,但乍看之下皮肤紧致、容光焕发,甚至有人说她“像二十八、九岁的大姑娘”。

 

刘光明出生于普通矿工家庭,长得高,人也比较漂亮。参与工作后,短短几年时间从一名普通的税务所副所长一跃成为鞍山国税局局长。在这期间,她前后花了500万元去香港等地整容,其中最令人咋舌的是高达50万元的臀部整形项目。

 

据称,刘光明格外重视自己的外貌,经常整容,每次整容后发现自己更加吸引异性,便越来越痴迷于美容、整容。

 

据税侦分局掌握的材料显示,刘光明任鞍山国税局局长期间,其把持下的鞍山国税局每年的税收漏洞至少有9亿元,数目惊人。

两针30万!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刘光明。

 

有媒体报道称,涉嫌“美容腐败”的女贪官都处于40岁至50岁之间,身居要职、事业有成,在私人生活中都有美容“嗜好”。

 

比如,曾担任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原党组成员、副主席的“女老虎”任华被指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和购物、高档美容等奢靡消费安排,违规出入私人会所。

 

再比如,北方工业大学原党委常委、副校长沈志莉被指“沉迷美容,生活奢靡”,因犯受贿罪一审被判10年有期徒刑。

两针30万!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媒体曝光的部分美容贪腐女官员。图片来源: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

 

明明早有前车之鉴,一些女性官员还是抱有侥幸心理,陷入“美容腐败”之中不可自拔。

 

一方面,“美容腐败”本身就极具隐蔽性;另一方面,行贿也有了新方式。时下一些美容机构的经营者为了盈利,会去注册关联的空壳公司,如此一来,借由这个公司,这些美容机构就能帮助女性贪官虚开发票,也为她们的平账提供了便利条件。

 

腐败频繁出现新形势:有的人不收现金只收花,有的人随身带放大镜鉴玉,还有人拿公款打赏主播……就连美容,如今也成了屡禁不止的“腐败方式”。爱美无可厚非,但官员若以贪腐手段“扮靓”自己,最终必将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以丑陋面貌收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183718318@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阅读